07

Oct

2007

三十而立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我而立已经有两年之久了,很有些感触,不发一下实在是胸中憋闷。
  
  三十而立,终于认识了自己。十岁的时候,觉得自己将来要不做总理,那怎么能对得起祖国人民对我的培养;二十岁的时候,“粪土当年万户侯”,当一大款有什么难的,遍地是黄金,正等着我去拣呢;三十岁的时候,天天惦记的则是老板可别哪天一高兴再发我一本那个什么《谁动了我的奶酪》之类的书,每个上班族都知道在如今这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老板们发这本书意味着什么。而立之年了,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原来我不是那个天将降大任的斯人呀!到也好,多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地球离了我还能照转,那我也就放心了。再说呀,不做那个斯人,也就不用享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的待遇了,值了。
  
  三十而立,更加体会做男人的不易。有个疯婆子曾经说过,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名女人难上加难。你以为做男人容易,不信咱换换!丁薇唱过一首歌,名字忘了,有一句歌词印象很深:“你有个家,妻如玉,女儿如花,你是个男人就注定要支撑它。。。。。。”我如花的女儿虽然还没有来,但家有娇妻,随时用无限信任的眼神深情地注视着你,仿佛将一生已经完全托付在你的掌心,你就看着办吧!咱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马上豪气万丈,誓死要做大丈夫!可是每当夜深人静,为了寻找新的奶酪辗转反侧时,看着身边三秒钟熟睡过去的娇妻,不免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哎……
  
  三十而立,对健康有了更大的需求。有人说:男人二十是日立,三十是奔腾,四十是微软,五十是松下,六十是联想。又有人说:男人小的时候是有贼胆,没贼心;大一点了呢,是有贼心,没贼胆;再大一点呢,贼心贼胆倒是都有了,但贼却没了。于是而立的我为了依旧奔腾,为了“贼”不要早早溜掉,更为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毅然买了一张健身卡。
  
  三十而立,不大认同婚姻就是围城。古人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我说:“偷不如偷不着,偷不着不如不偷。”佛说:“人生即轮回。”于是,在街上每遇靓女,眼光扫过,一个轮回瞬间完成。回头看看娇妻,心头一片宁静,生活如此美好……
  
  三十而立,不再急于表达自己。少年的我看到皇帝的新装,会急着大喊:“他光着屁股!”而立的我则会慢慢点上一根烟,仔细端详半晌,然后莞尔一笑,暗自忖道:“原来他老人家的某些方面还没有鄙人伟大嘛,呵呵。”自豪感油然而生……
  
  三十而立,懂得了宽容。其实每个人都有其可爱的一面,就看你能否看到了。我一直不大认同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处世原则,中国人都够苦大仇深的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我实在看不出有多大乐趣来。东坡与佛印打禅,两人闭目相对而坐,东坡说:“我们来用慧眼看一下对方吧。”佛印说:“好!”东坡马上抢道:“我看见我对面是一团牛屎!”佛印答道:“我看见的是如来佛祖!”东坡狂笑,佛印摇头,正色道:“我们用慧眼看到的无非是我们内心的写照,我心中有佛,因此我看到佛祖;你心中有屎,因此你看到牛屎!”东坡愕然……而立的我看过了人间冷暖,因此我看见满街都是阶级兄弟!
  
  三十而立,学会了世故圆滑。红楼梦中好像有一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冷暖即文章”。在我们这样一个“德治”大国里,有为青年自然是要夹着尾巴做人的,可是我发现尾巴这东西它越夹越长,要不然怎么有那么多人位置高了,心情一放松就变大尾巴狼了呢?但是我等鼠辈该夹还是得夹着,家里上有老母,中有娇妻,下面还无后,哪能随便在雪地里撒点野呀?只是有时看着新生代们青春飞扬敢爱敢恨的笑脸,不免心中暗自感慨还是那句歌词唱的好:“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三十而立,对得与失更加迷惑。我们从一出生就开始不断地攫取,可是最终却发现,往往得到我们想要的却失去我们拥有的。我们得到权力,失去闲暇;我们得到金钱,失去健康;我们得到美色,失去爱情。。。。。。我们得到一切,又怎么样呢,我们注定失去生命!纵使权倾一世、富可敌国,几十年后还不是“一掊黄土掩新坟”。那我们就看空一切、无欲无求吧,可是那你还活着干嘛,不如找块豆腐一头撞死,还能给非洲难民们省点粮食。所以说呢,还是米兰•昆德拉说的好:“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既然想不明白就甭瞎想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做个快乐的猪吧,也是一种人生境界。
  
  ……
  
  三十而立,依然有太多的不明白。但不明白又能怎样,又不能像罗西尼表一样,“时间因我而存在”。日升月落,斗转星移,皱纹开始像年轮一样在眼角刻下岁月的痕迹。也许到了四十就不惑了,可不惑了又如何,贼还在吗?to be 还是not to be看来还真是个question,不过莎翁也许还是太想接近上帝,我等俗人就别招惹上帝发笑了,该high就high吧,管它呢!

Comments are closed.